2021年综艺是否还要凭借伊能静卖隐私,尔冬升的剧本才能生存?

纵观2020年,综艺市场似乎不像影视业一样迎来了寒冬,无论从数量还是类型上都算得上百花齐放。同时也充满了惊喜和遗憾,单从内容和质量来看,并不是所有的综艺都能收获观众的高分好评。其中既有备受期待的综艺高开低走,也有新兴综艺沦为笑柄,甚至扑得悄无声息。

而娱乐圈内多数明星都会选择上综艺,来维持自己的知名度和曝光率。但通过今年的情况来看,综艺这条途径也并非那么保险。各路明星想要在明年的娱乐圈里站稳脚跟,大概又需要避开哪几个“雷区”?

慢综艺不再吃香

《向往的生活》是由湖南卫视、浙江合心传媒联合推出的生活服务纪实节目。繁忙的都市生活给人们带来了压力与浮躁,有调查显示近40.4%的人希望远离喧嚣,避开拥挤,向往着从城市搬到农村,呼吸自然的空气,寻找内心的声音。这是《向往的生活》这档节目制作的初衷。

从2017年1月开始,《向往的生活》坚持了整整三年,一共四季。但在这期间,几度传出节目即将停播的消息。而常驻嘉宾之一的黄磊曾在今年的“黄小厨FM”中和粉丝们聊天时透露,《向往的生活》在明年或者后年就会结束。这档节目凝聚了黄磊和何炅的心血,如果黄磊所说的属实,那么也是无奈之举。

今年的综艺市场走向发生了较大的变化,好比之前的演员竞技类综艺只是让电视节目多了种新的打开方式,把常规的歌手竞技替换成了演员竞技,那么腾讯自制的《演员请就位》就以全新的方式重新诠释了此类节目。通过节目选出真正有实力的演技派,而节目也成了演员面试导演的一种途径。这种堪称“娱乐圈生存法则大讲堂”的节目增加了更多的可看性和趣味性。

当越来越多的观众目光被专业度较高的演员竞技类节目所吸引,播放平台自然不愿意再为慢综艺买单。即使没有专业度较高的综艺来分散观众们的注意力,《向往的生活》本身的调性也开始变得索然无味。“流水”一般的客人大多是带着新作品的新面孔,和蘑菇屋的主人们大多数没什么交集和共同语言。

然而除了观众们的审美疲劳造成收视下滑外,在第四季中,节目赞助商就多达14个,所以嘉宾们被迫进行大量且多次的软广口播。观众们开始抱怨,看正片的时间都还没有看广告的时间多。总的来说这个节目已经逐渐背离了原本主打“走心慢生活”的基调。

除此外,因为家庭类真人秀节目《爸爸去哪儿》这档节目过度消费明星子女,广电出台了《限娃令》,而《爸爸去哪儿》作为最为火爆的亲子类真人秀自然是首当其冲被整改。眼看“亲子”无法再消费,资本又瞄准了婆媳关系和夫妻关系做卖点,推出了《婆婆和妈妈》《妻子们的浪漫旅行》等等真人秀节目。同时为了博眼球,节目中通常都安排了剧本,或者后期恶意剪辑制造矛盾。所以这一类节目也正在失去分享生活,传达正确家庭关系理念的初心。

选秀或将是“死胡同”

回看中国选秀节目的发家史,是因为早年间日韩嘻哈文化在国内的盛行,导致本土综艺跟风效仿,选秀节目才如雨后春笋破土而出。而李宇春等现象级偶像就是那个时期的产物,但这些初代偶像的成功没那么成功复刻,导致接下来几年的选秀节目市场都处于空白。

直到几年前鹿晗和吴亦凡等初代韩流明星回国发展,除了在内娱成为顶级流量的同时,又带起了一波选秀热潮。譬如:创造101、偶像练习生等等。而从这些选秀节目中脱颖而出的蔡徐坤、孟美岐、杨超越等人,虽不及当年李宇春的辉煌,但也成功的成为当下的又一波现象级偶像。

目前看这几位的发展,蔡徐坤似乎有意往实力偶像派发展,但虽然出演过影视作品,成绩却都不太理想。不得已将目光转向自己擅长的选秀节目寻求发展,今年的《青春有你》因为蔡徐坤的高情商,不仅挽回了他早年间流失的路人缘,也成功的帮节目带来了一波热度。而被网友们戏称为“锦鲤”的杨超越,从某种角度来说,和当年的李宇春极为相似。除了实力和努力以外,更多是有运气为其加持。

而现在的杨超越被闻澜文化拿来当“工具人”签了对赌协议,其实对杨超越来说不是什么坏事,闻澜只会帮她接更多优质资源。反观同期出道的孟美岐、吴宣仪等人,至今还只是在时尚圈内兜兜转转。所以结合这几年内娱选秀节目的发展,今年的通过选秀节目出道的偶像艺人大概可以分为三类。

在时尚圈内混得稍微好一点的,比如刘雨昕、赵小棠,一举拿下了多个品牌代言,频繁的在各大综艺刷脸维持自己的热度。而混得稍微差一些的,比如陆柯燃、许佳琪等等,既没有头部时尚资源,也没能拿到优质的影视资源。许佳琪还稍微好一些,因为和鞠婧祎同属丝芭文化旗下,还能在《芸汐传》和《如意芳霏》中拿到配角的角色。

最后一类就是像虞书欣这样,目标明确,清晰的知道自己的优势和定位,也知道观众们想要的是什么。利用自己固定的人设来博眼球,维持热度。但这并不是长久之计,时间久了必定会激发观众和网友的“逆反”心理。

与此同时,同期开播的《创造营》显然成绩就没那么理想,即使是有吴亦凡、黄子韬和鹿晗合体加盟节目做导师。这就说明如今的娱乐圈,属于初代顶流的辉煌已经成过去式,当影视行业进入深冬,让越来越多的头部艺人向下抢资源。而通过选秀节目输出的偶像已经过度饱和,除非有真本事和好运气,否则随着观众审美提高,偶像真的很难找到出路。

大龄男/女星的再就业

湖南卫视别出心裁打造的《乘风破浪的姐姐》,本是为出道多年,寻求突破的大龄女艺人们谋了一条新出路。同时对于观众而言,大量的选秀节目都偏年轻化,已经造成了审美疲劳。而《乘风破浪的姐姐》以大龄、女性、自我等等标签成功吸引了外界的关注,三十位年龄30+的姐姐们同台竞技,从酝酿到开播,人气似乎都已经超出了《创造营》和《青春有你》。

但随着节目进度的推进,收视和口碑都逐渐走起了下坡路,越来越多的观众开始吐槽节目高开低走。其实撇开外在标签不说,《乘风破浪的姐姐》的本质和其他选秀节目无异,都是一档选秀节目而已。另外虽然这些姐姐中有不少专业的唱跳歌手,但大多数还是跨界来节目中寻求突破的。

虽然经过快速培训,可以看到她们在舞台上有所进步,但这种风格上的转变也只是暂时的。愣是把一群有各自短板的姐姐强行分组到一起,不仅无法互补,出来的效果也十分尴尬。久而久之,观众自然不会买单。而后续姐姐们之间的撕番、黑料等等,也大多是为了节目而炒作。

节目虽然高开低走了,好在这两年女性群像,以及明年以女性为主题的双女主剧集迎来大面积爆发,这些获得了一定关注度的姐姐们起码在未来几年是不用愁有没有戏拍的问题。但对于接下来的同类型节目可算不上什么好事,比如这段时间东方卫视正在热播的《追光吧哥哥》。

《哥哥》或许是想复刻《姐姐》的模式,但没成想观众或许在《姐姐》看到了中年女星的励志,却在《哥哥》里看到了中年男星的辛酸和“大庆油田”。从开播至今,能上热搜的关键词无非都是参加节目的哥哥们到底有多油腻,以及来自郑爽和金星的神级吐槽。

专业竞技类成了“笑话”

前面也说过,像《演员请就位》这一类的节目通过节目选出真正有实力的演技派,而节目也成了演员面试导演的一种途径。这种堪称“娱乐圈生存法则大讲堂”的节目,增加了更多的可看性和趣味性。

原本大多数观众都是冲着尔冬升加盟《演员请就位》才抱有莫大的期待,事实上节目中仅仅是几位导师的互掐,就已经十分精彩。但眼看着,收视和口碑都有下滑迹象,即将乏善可陈的收尾时,尔冬升因为和郭敬明彻底翻脸又让这档节目冲上了热搜。

当时尔冬升组的短片《女人+》表演结束候,郭敬明直接撂下了一句狠话:“我不喜欢这个作品,原因跟演员没有太多关系。”这句话不仅让在场的尔冬升听得一脸错愕,相信不少观众也是一脸等着看好戏的表情。在李成儒离开后,这档节目就已经不温不火的进行了好几期,就因为郭敬明这一句话,又让节目回归到了熟悉的配方。

最终尔冬升愤然离场,节目中断录制,而郭敬明被骂哭,委屈的像个小媳妇。后续有网友曝光了当天录制现场的视频,观众们热热闹闹的吃瓜,却依然不能打消这档节目是否也有剧本的存疑。

总体来说,2020年的各大综艺各有利弊,无论是老牌综艺持续进阶,还是新综艺凭借创意概念杀出重围,观众想要的无非是想通过一些优质综艺节目获取有价值的信息和观点,而并非沦为资本可以肆意妄为割掉的韭菜。只有节目尊重观众,才可能同时收获来自观众的尊重。

但从目前来看,专业竞技类的综艺节目面临的是专业人士的稀缺,如果不能尽快改善当下的情况,提供更为高质量的呈现,恐怕难以像娱乐性综艺节目有更为长久的“生命力”。所以未来的综艺能不能“活”得更好,还得观众说了算。

而对于艺人来说,看似热门的各大综艺现在也不是什么可以赖以生存的途径,没点真材实料的才艺傍身,只是凭借卖隐私和靠剧本炒作来维持热度,那么最终也会成为节目组用来博眼球的笑柄而已。

要想在娱乐圈站稳脚跟,并且拥有永远的掌声,那就得放弃眼前的虚荣,踏踏实实的巩固好自己可以安身立命的演技。不要妄想在娱乐圈内可以走捷径。就像老子的《道德经》曾说过:“天下大事必作于细,天下难事必做于易。”

(原创作者:蜘蛛;娱乐砖家的后院我们正在努力接近真相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违者必究)


2021-01-11 09:14admin admin 点击